今日英烈  
王枫
1918年—1942年2月27日

王枫,原名王传鼎,湖北沙市人,生于1918年。1936年参加革命,同年入党,先后在湖北的黄安(今红安)、英山,安徽的舒城、无为、全椒、滁县等地从事抗日救亡运动,…
 视频集锦  更多>>
烈士传记 更多>>
籍贯:安徽省宣城市郎溪县
牺牲战役:无
出生时间:1902年
牺牲时间:1930年
牺牲地点:南京雨花台
牺牲战役:
夏雨初

 

夏雨初烈士
 
(1902—1930)
 
    夏雨初,谱名家科,1902年出生在郎溪县毕桥镇蒋顾村。两岁丧父,饱受乡邻欺侮,被迫随母迁居建平(现郎溪县城)。7岁入塾读书,由于勤奋用功,深得塾师器重。两年后转入建平小学。在校期间,他喜读历史故事,对太平天国领袖人物的英勇事迹十分敬佩;同时爱好文体活动,擅长吹萧和踢足球。1919年小学毕业,考入芜湖萃文书院(后改为萃文中学)。
    经过五四运动的洗礼,新文化在芜湖广泛传播,学生思想非常活跃,正在这个风雷激荡的年代,夏雨初来到了这个新的天地,思想上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在进步师生和革命书刊的影响下,他积极投身于反帝爱国学生的运动。不久被推选为萃文中学学生的代表,参加芜湖学生联合会,成为学生运动的骨干之一。
    1921年,夏雨初不满萃文中学施行的教会教育转学到安徽省立第二甲种农业学校蚕桑科。期间,他结识了进步教师王肖三、卢仲农、沈子修及同学陈原道等人,课余就新文化问题互相切磋,同时积极参加芜湖各校声援安庆 六.二惨案的斗争。
    由于学生运动威胁军阀的反动统治,皖南镇守使马联甲下令严加取缔。夏雨初是芜湖学生运动的骨干,更为军阀当局所注目。为避免危险,在友人的资助下,他于1923年夏离开芜湖,奔赴北京,初入财政部举办的银行讲习所,后转到中国大学继续求学。不久,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此后,他经常将《向导》、《新青年》等革命书刊寄给在郎溪的同学阅读,帮助他们提高思想认识。
    1925年,上海发生五卅惨案,全国人民纷纷起而声援。郎溪旅外学生在各地参加声援这一反帝爱国运动后,乘暑假回乡扩大宣传。这时,夏初也回到家乡,与旧日同学章向荣等组织城关、枚渚、定埠等地学生集会游行,宣传反帝、反封建的意义,并发起抵制日货运动,劝阻商店不得采购、贩运和销售英、日货物。同时,宣传三民主义和五权宪法,团结进步青年组织“三五俱乐部”,为建立国民党郎溪县党部做好组织上的准备。
    此时,郎溪已建立中国共产党支部。通过一系列斗争的锻炼和考验,1926年,夏雨初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他满怀豪情,更加坚定地致力于中国革命的伟大事业。
    1927年3月,北伐军第二军进取南京,途经广德。当时,郎溪城里尚有军阀残部据守,妄图阻止北伐军前进。夏雨初与进步青年祁光华、董小松等,代表郎溪人民,秘密前往广德迎接北伐军,并向北伐军报告郎溪城里军阀残部兵力部署,使第二军得以迅速驱逐残敌。
    第二军进驻郎溪后,夏雨初根据该军军政治部主任李富春的指示,深入群众进行宣传。他不怕艰苦,四处奔波,为提高群众觉悟,筹划北伐军给养,做了许多工作。
     当军阀残部作最后挣扎时,郎溪豪绅陈德川、张克庭、刘顺泉等人投机革命,组成国民党郎溪县党部,设在原河北边的乡公所,被称为“东党部”。北伐军进占郎溪后,夏雨初根据李富春的指示,在城里凤凰墩另组国民党郎溪县党部,被称为“西党部”,夏雨初担任执行委员。同时,第二军政治部委派冯素民为郎溪县县长,组成县政府,夏雨初、祁光华、吕梦松、曾慎独、殷鉴等为县政府委员。原来由军阀委任的县知事华维安弃职潜逃,“东党部”站在地主阶级的立场上,为国民党右派所控制;“西党部是国共合作的组织,为工农群众谋福利。东、西党部针锋相对,势不两立。
    夏雨初以国民党郎溪县党部执行委员的公开身份,积极领导农民运动,先后将十多个土豪劣绅戴帽游街,并召开公审大会,把追捕回来的华维安予以镇压。经过夏雨初等人的宣传发动,郎溪农民运动不断高涨,不久,组织了县农民协会。同时建立拥有约50人、30支枪的农民自卫军。各乡农民协会也相继成立。
    郎溪长乐乡土豪谭义才,平日横行乡里,深为农民痛恨。该乡农民协会在沿街墙上用漫画揭露谭义才压榨农民的罪行,鼓动农民起来斗争。这时第二军已开赴南京,谭义才无所畏惧,便派人用泥污将农民协会的宣传画糊掉,这事反映到“西党部”,夏雨初立即派农民自卫军将谭义才抓到县城关押起来,有力地打击了地主阶级的嚣张气焰。同年5月,恶霸陈福堂强占黄龙咀水渠,影响了春耕。夏雨初派曹兴齐带领农民自卫军到陈圩子捉拿陈福堂,并将他的四艘米船和一艘机船封存,使全县48条圩子的水利问题得到解决。当时正值青黄不接,夏雨初又把陈家四船大米发给农民度荒,受到广大农民的拥护。
    经过一系列的斗争,土豪劣绅势力受到沉重打击,郎溪人民更有信心开拓光明的未来。 
    1927年4月12,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郎溪国民党右派势力也猖獗起来。“东党部”多次兴风作浪,妄图除掉“西党部”,扼杀革命力量;“西党部”虽有群众基础和农民武装,但未作应变准备。26日晚,细雨蒙蒙, 东党部勾结豪绅乌惠南、王景周等出动几十名枪兵,突然包围“西党部”,将夏雨初、祁光华、韩仁举、李善龙等18人拘捕,文卷、书籍被抢掠一空,农民自卫军的50多支枪已被抢走,并在全县戒严,大肆搜捕共产党员。经过这次反革命袭击,郎溪政局突变,县长乌素民被撤职,反动官僚张仲金委任为县长。接着,全县实行“清党”,许多革命志士被捕入狱,惨遭杀害。
    夏雨初和祁光华等人被捕后,经中共郎溪支部设法,由地方公正人士出面营救,不久被释出狱。同年6月上旬,夏雨初等赴江苏学习农民运动经验,与中共江苏省委建立组织联系。9月他回到郎溪。此时,中共郎溪支部已扩建为县委,夏雨初任中共郎溪县委组织部长。
    同年10月,国民革命军第六、七两军回师武汉反蒋,途经郎溪。第六军第十八师师长张轸与该师政治部主任李世章认为,夏雨初在郎溪有一定的声望,便再度邀请他主持国民党郎溪县党部工作。夏雨初以蒋介石判变革命、国民党声名狼籍为由,予以拒绝。后经中共郎溪县委研究,认为当时革命转入低潮,正可利用合法身份集聚革命力量,掩护革命活动。这样,他才接受张轸等人的邀请,回任原职。 
     夏雨初再度主持国民党郎溪县党部后,为了取得开展革命活动的阵地,除将已被封闭的工、农、青、妇等群众团体恢复活动外,又组织南货业店员工会。此外,还与祁光华、董小松以及从外地先后回乡的革命青年葛性、李梅等自筹经费,在郎溪城内创办建平公学,表面上采取国民政府审定的课本,实际上选讲李大钊、瞿秋白等的重要文章,进行革命教育。他还介绍鲁迅、郭沫若、茅盾、蒋光慈等人的文艺作品,供学生阅读。同时,经常组织教师讲解时事或作专题演讲,加深学生对政治形势的认识。建平公学是男女同校,学校要求女生剪辨。当时,夏雨初的两个侄女也在建平公学读书,他自己动手帮她们把辨子剪了。
    由于这所学校的教师认真负责,教育内容新颖,因而受到学生们的拥护。在很短的时间内,学生由80人猛增至250人,产生了较大的社会影响。
    夏雨初在郎溪的革命活动,使地方反动势力惊惧不安,劣绅乌惠安、王景周等联名向国民党安徽省党部控告。同年11月底,省党部电令郎溪县党部停止活动,各群众团体及建平中学亦被解散。为了保存革命力量,经中共郎溪县委研究决定,除夏雨初尚有合法身份可以公开露面外,其余人员均转入地下活动。这时,夏雨初一面以国民党郎溪县党部执行委员的身份,具文国民政府,要求“迅速派员亲临郎溪调查,依法查办劣绅乌惠安、王景周等”;一面根据中共“八七”会议精神,准备组织农民暴动,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建立苏维埃政权。
    当时,由于国民党政府贪污腐化,鱼肉百姓,加上连年灾荒,人民无以为生,有些人便啸集在郎溪与宣城交界的南漪湖,结成一支拥有300多人枪的武装。夏雨初为了组织武装暴动,多方设法与这支武装的首领陈文联络。经过一段时间交往,互相取得信任。夏雨初进而对陈文晓以大义,终于把南漪湖这支武装争取过来了。此后,夏雨初将这支武装与原来的农民自卫军编成农民自卫团,共500多人枪,由陈文任团长,夏雨初为党代表,并决定用里应外合的方法,攻打县城。暴动前夕,夏雨初亲自到县城布置,就绪后,即派何光泉、陈玉禄两人到毕桥镇联络,约定暴动时间。
    1928年4月29拂晓前,农民自卫队500多人,按照夏雨初的部署,秘密运动到县城附近。黎明时分,向县城发起进攻。这时,敌保安队尚在梦中,听到枪声,茫然不知所措。预先埋伏在城内的同志在县政府后院鸣枪,敌人不战自乱。经过约一小时的战斗,自卫团攻占了县城,缴获敌保安队全部枪械,俘虏敌保安队长刘润泉,敌县长石白龙仓皇潜逃。农民自卫团占领县城后,夏雨初立即率领部分人员慰问烈士家属,并将原任县公安局长周春安公审枪决,以平民愤。同时开仓救济贫民,释放蒙冤人犯。城乡百姓看到这种情景,份份颂扬农民自卫团的革命壮举。
     按照原定部署,农民自卫团在县城稍作整顿,即开赴江西与红军会师。不料敌县长石白龙驰电到省求援。农民自卫团占领县城七天后,顾祝同亲率国民党和第九军一部,由江苏溧水县东坝急驰郎溪,包围县城。面对优势的敌人,夏雨初沉着指挥,击退敌人两次进攻。三天后,农民自卫团因寡不敌众,难守孤城,为了保存有生力量,夏雨初与其它负责同志共同研究,决定分四路突围。一路由陈文率领东下太湖地区活动;一路由何德彬率领进入广德的伍牙山开展斗争;一路由黄中道率领进入广德的石佛、鸦山地区;一路由邓国安率领转移到广德、孝丰(浙江)一带活动。后来,邓国安率领的这支武装,参加了广德王金林领导的皖南红军独立团,继续坚持革命斗争。 
    1928年9月,夏雨初由党中央派到中国赤色工会上海沪西区工委工作。由于他曾被反动当局下令通 缉,在五方杂处的上海地面,容易被敌人发现。因此他改名张建华,并将妻子董淑接到上海,以教书为掩护,秘密开展革命活动。他经常到曹家渡各工厂与工人促膝谈心,关心工人疾苦,而他自己生活则十分简朴。不久,就同工人建立了亲密的感情,工人亲切地称他为“张胖子”。为了帮助工人学习文化,他创办工人夜校,自编、自刻、自印教材,有时候印到深夜,连吃饭也顾不上。他在沪西区工委工作期间,曾发动和领导震惊上海的日资内外棉纱厂工人同盟大罢工。每当革命纪念日,他经常冒着生命危险,在上海大世界屋顶花园散传单,有时也到弄堂的墙上贴标语,弄得敌人张惶失惜,疲于奔命。那时党的经费很少,他在革命活动中所需的费用,常由他哥哥夏雨人接济。由于他积极负责,工作出色,受到党中央的嘉奖。1929年1月,中共上海市委任命他为上海沪西区委负责人。
    1930年春,夏雨初被调任中共南京市委委员兼工人部长。他化名李兴国,在南京兵工厂、津浦路浦口机厂和下关怡和蚕厂等处秘密活动,积极进行暴动的准备工作。当时,南京是国民政府的首都,敌人侦骑密布,警卫森严,夏雨初等在极端艰危的条件下秘密工作,正当工作有所进展时,由于叛徒告密,敌首都卫戍司令部稽查处掌握了南京市委的一些活动情况。7月29日,夏雨初与郭仁堂、王仲武、李文和、陈宝华、宋如海正在南京下关美华理发店楼上开会,研究暴动方案,敌军警突然破门而入,参加会议的全体人员当场被捕,搜出赤色先锋队计划一份和各种传单、标语数百件。8月5日,敌人又先后在南京市内和效区逮捕了李传夔、蒋宗鑫等人,并搜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第二师成立宣言及油印机、宣传品多件。接着,敌人在成贤街查出中共南京市委机关,先后逮捕伍雪涛、谭籍安等。
    夏雨初等20人被捕后,敌人多次严刑威逼,要他们“自首悔过”。他们虽然身受酷刑,遍体鳞伤,但仍严词拒绝,毫不动摇,表现共产党员为真理而献身的革命气节。敌人软硬兼施,使尽了一切手段,最终没能征服这些大义凛然的共产党人。
    1930 年3月18日,南京上空阴霾蔽日,雷声隆隆。敌首都卫戍司令部副官袁阳生率队将夏雨初等20人押赴中华门外雨花台。途中,夏雨初高唱《国际歌》,并高呼:“打倒蒋介石!”“中国共产党万岁!”从容走向刑场,慷慨就义。时年28岁。
    夏雨初就义后,中共中央机关报《红旗》刊登了他的革命事迹和英勇献身的情况,以示悼念。
 
               
                                      作者:涂维龙
[2011-07-28]
版权所有:安徽省民政厅优抚处  安徽省民政厅革命烈士史料编纂办公室
地址:合肥市濉溪路99号 邮政编码:230041 E-Mail:ahmz@ahmz.gov.cn
备案号:皖ICP备05012734号-4   技术支持:合肥晶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